当前位置 : 主页 > Z生活卡 >【关爱聋人】用爱感受听不到的心声

【关爱聋人】用爱感受听不到的心声

阅读528

【关爱聋人】用爱感受听不到的心声

【关爱聋人】用爱感受听不到的心声

莫哈默雅兹百益(Mohd Yazid bin Bain)profile:
柔佛聋哑体育协会(Persatuan Sukan Orang Pekak Johor)会长

问:请问如何正确及有效地照顾聋人孩子?

■答:事实上,照顾聋人孩子,跟照顾一般的孩子是一样的。只是聋人孩子需要较多的关注、抚摸及爱心,还有必须通过正确的方法与他们沟通。由于他们是聋人孩子,所以使用声音并非好的方法。因此我们必须采用手语作为媒介语。

年纪尚小的聋人孩子,也许不懂得手语,但是经过他们每天用肉眼观察,就会间接地,潜移默化之下了解如何正确地沟通。

当年幼的聋人孩子哭喊时,那幺他们可能是要喝奶。这时,我们就可以尝试用手比出喝奶的手语给他们看,那幺经过多次的观察,孩子就会记住“要喝奶”的手语。洗澡也一样,我们就向他们比出“洗澡”的手语,多次后他们就会牢记于脑海中。

然而,我们并不能只看见他们面对这些沟通问题,因为有时候许多问题是来自于我们,包括照顾他们的人不晓得如何以手语跟他们沟通。所以,为了可以更亲近这些孩子,我们必须勤于学习手语,很自然的,聋人孩子就会使用手语来进行日常的沟通。

此外,由于他们的双耳听不见,因此“触摸”也很重要,它们代表了沟通上的某种意义。轻柔或用力的触摸,各代表着不同的意义。孩子的家长和或监护人,通常知道什幺时间该为聋人的幼儿喂奶,有时到了喝奶的时间,孩子并没有作势讨奶喝。这个时候,喂奶者可以触摸他们,与他们沟通,通过观察他们的表情,断定他们是否想喝奶了。这种用触摸询问的方式,也可以用在孩子其他的需求上,例如他们是否要洗澡、换尿布等方面。

再说喝奶这回事,幼儿想喝奶时,有时会作出一些肢体语言。就像我的孩子,他在6个月时就看得懂手语,而且他会把手指放在嘴里,表示要喝奶。

【关爱聋人】用爱感受听不到的心声

问:如今,聋人孩子面对的挑战是不是很难应对?请与我们分享现有的系统,以用来帮助改善聋人孩子的生活品质。

■答:所谓的挑战,包括家长/监护人和聋人孩子都要去面对。在马来西亚,两年前成立的马来西亚聋哑残障协会(Persekutuan Orang Pekak Malaysia)旨在让聋人孩子学习自立和受教育。

静观我们四周围正常的孩子,他们从小就从家里学会以语言畅快地沟通。对于聋人孩子也一样,他们必须从小就在家里学会沟通。然而,他们的沟通却受到阻碍,因为家长不晓得以正确的沟通方式,教导聋人孩子沟通。这就是其中一个挑战。

聋人孩子必须从小学习正确地沟通,通常他们5岁时就应该进入幼稚园就读。但是在马来西亚,还没有真正开办聋人孩子的学前教育。通常他们在小学一年级时才上课,对那个年龄即7岁的他们来说,学习如何交流、学习字母等已经太迟。他们在时间上已经吃亏,因为他们即使在家里时,父母亲也没有教导他们正确的沟通方式。如果聋人孩子早日学习,可以更加帮助他们改善生活。

手语导师林秋鸾:立志开手语幼儿园【关爱聋人】用爱感受听不到的心声
在林秋鸾心目中,聋人本来就跟普通人一样,只是听不见,无法言语表达而已。

为了家里聋人孩子的前途,同时确保他们可以减少日常的沟通问题,家长应该也和聋人孩子一起学习手语。

“令我纳闷的是,许多聋人孩子的家长只把孩子送到聋人学校学习手语,家长本身却没去学。可想而知,如果家长没有具备手语的技能,他们将失去与聋人孩子沟通的品质,而且这种情况也许会间接导致孩子失去很多踏上成功之路的机会,毕竟聋人孩子的未来也掌握在父母的手中。”

更令人难过的是,有些家长甚至没有把聋人孩子送去学手语。这种情况会发生,是不是考虑到学费的问题呢?

“不是因为学费昂贵或低廉的关系,而是很多家长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孩子是聋人,因此不让他们去聋哑学校上课,有些家长担心小孩去了聋哑学校上课,会跟社会脱节,以后会更自卑,不肯跟正常人交流,这样反而害苦了小孩。再来就是有些家长根本不晓得聋哑学校在哪里,只好送他们去普通的学校上课,让他们错过了学习的关键时期。”

她也指出,马来西亚柔佛州注重手语的人并不多,因此手语学校少之又少。

“这幺一来,要推广手语也不容易,我本身接触手语两年来,接触过几个家长,看着他们把聋人孩子送去普通学校上课,我对此感到非常可惜,错过了学习过程,对小孩以后的未来有什幺帮助呢?这样对聋人孩子太不公平了。”

也因为这样,秋鸾希望有一天能够设立手语幼儿园,与幼稚园老师配合,让聋人和正常小孩一起上课。

手语学员黄雪芬:比手语要注意脸部表情【关爱聋人】用爱感受听不到的心声
黄雪芬(图右)是一位热衷于学习手语的学员,她认为学习手语的难度在于比手语的同时,也需要注意脸部的表情,每个手势和其他肢体动作都代表不同的“语言”,马虎不得。

“另外,比手语时,还要记得手语的步骤。不同的手语比法,有不同的意思和步骤。”

她也常在家里阅读手语老师给学员的手语书籍,按照书里面的手语比示与步骤反复练习,同时复习老师在课堂上所教的手语。

“不断重复练习手语,有助我紧记手语的步骤。我也有和聋人Jess(图左)进行实际的手语交流,老师会在一旁观察与指导。有时我也会和Jess通过文字交流,加深彼此的了解。”

秉持“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信念的雪芬希望社会大众多关心聋人。

“我之所以学习手语,是为了要和聋人沟通,了解他们的心声,同时也帮助手语老师推广手语课程。我们都希望能把聋人带进社会,改善他们的经济收入,让他们有就业的机会,提升他们的生活素质和能力。”

她也希望未来有更多的人懂得手语,并且聘请聋人成为雇员,以宽容的心接受他们为社会的一分子,打造一个和谐又充满爱心的社会。

雪芬也感谢大马关怀社会基金创办人拿督巴杜卡杨国伟旗下的聋哑单位的贡献,感谢手语老师的教导,感谢新山人爱学习组群版主谢欣余的无私付出。

■详尽内容:第667期《风采》
想预购 ⇊ ⇊

电子版 ⇊ ⇊

上一篇: 下一篇: